温庭筠诗词赏析

2020-01-06 16:42栏目:温庭筠诗词赏析
TAG:

  温庭筠诗词赏析 意象是产生诗词 意境的基础。 温庭筠在对意象的选择性运用中创造了各种不同的意境, 表达 主人公的情意和感受真实贴切,词作所选意象色彩斑斓、浓艳绮靡,构成了以思 妇为中心的意象群和自然山水意象群, 两大意象群的组接始终贯穿思妇之情, 虚 实相生,兼长并美。透过《菩萨蛮》十四首力求从意象的角度对温词有新的感悟 和体会。接下来小编为你带来温庭筠诗词赏析,希望对你有帮助。 关键词 温庭筠 意象 虚 实 情 一 引言 “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在中国古典诗词中, 意境是艺术价值最高的审美评价。 意象,作为产生诗词意境的基本要素,是词 人主观情意与客观物象的复合体, 它是词人为了表现某种内心情感, 通过精心的 选择 , 提炼客观物象,加工后而形成的有特定情感意义的一种主客观相统一的 产物。“因此可以说,意象是融入了主观情意的客观物象,或者是借助客观物象 表现出来的主观情意。”简言之,即是寄意于象,以象尽意。 如果把一首词的意境比喻为一座建筑物的话, 那么意象就是构成建筑物的砖 石。 高妙的词人总是通过对现实生活细致的观察体验, 精心的选择出适合于他表 情达意的艺术表象,创造出一系列异彩纷呈的意象,以组合成为一个真实生动, 含蓄蕴藉,引人无限遐思,具有无穷艺术魅力的境界。前人论温词,或谓 “唐 之词人,温庭筠最高,其言深美闳约。”或谓 “温飞卿词精妙绝人,然美不出 乎绮怨。 ”诸如此类, 皆与作者善于选择意象, 以创造独特的艺术境界密切相关。 “温庭筠者,太原人,本名歧,字飞卿。能逐管弦之音,为侧艳之词。”他 是晚唐第一个大力作词的文人, 古人誉之为“花间鼻祖”。 温庭筠开创的以侧艳 为主要特色的花间词风代表了当时整个词坛的创作倾向和审美趣味, 成为当时文 人作词纷纷追摹学习的典范,词作影响深远。温词有富贵气,也有华丽之色,但 绮而不俗,类似邓丽君的歌,含蓄委婉,雍容华贵,哀而不伤,蕴着浓的化不开 的幽幽之情。有趣的是邓丽君的歌也曾被归入“靡靡之音”的艳曲,《菩萨蛮》 的意境类于 《在水一方》 或 《南海姑娘》 , 《梦江南》 好似 《船歌》 ( 《星星索》 ), 《更漏子》则可比《何日君在来》。温词在意象的选取运用上精美独到,特色鲜 明,字里行间透露出香软冷艳之怨,意象组合中不乏飘渺空灵之思。《花间集》 收录的《菩萨蛮》十四首最能代表温词特色,因此,若能对这十四首词的意象进 行重新认识与分析,或许能对温词产生新的感悟与体会。 二 绮丽多姿的形象世界 温庭筠一生经常出没于歌楼舞榭之中, 触目所及的都是华丽富贵的陈设和锦 绣满堂的深闺。 前人多用“侧艳之词”来指称温庭筠的词作, 以“才思艳丽”来 指称温庭筠的才情, 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艳”。 “艳”的本义是指女性容色妍 丽,体态丰美。由此引申,“艳”也用以指代和形容一切鲜艳美丽的事物。更多 的时候, “艳”则用以指代和形容有关男女情爱之事, 而以表现男女情爱为主题 的文学 艺术作品也常被称之为“艳曲”、“艳歌”、“艳诗”、“艳词”等。就内 容题材而言,温词主要表现的是“艳情”——女性生活和男女情爱。 内容的局限决定了温词意象的范围的狭窄。 温庭筠非常重视意象的组合, 他 往往通过密丽的名物意象,由物及人,物人相映,或托物寓意,或彰理显情。纵 观《菩萨蛮》十四首,有山月水风的自然意象;有江楼溪桥的人工意象;有春燕晓 雁的禽鸟意象;有绣枕锦帐的闺阁意象;还有春梦辽阳的主观意象。 不过用的最多 也是最有特色的恐怕还是围绕女性的闺阁意象和具有南国情味的自然意象。 ㈠美人容闺房物 熠熠生辉 温词中所出现的抒情主人公,基本上不是宫妃,便是歌妓;不是思妇,便是 怨女。《菩萨蛮》十四首,尽描闺中人姿容体态,传达其幽怨情怀,作者以代言 的手法专注于红粉佳人,津津于红楼夜月,他以“男子而作闺音”的口吻,以女 性特有的眼光观察事物,抒发情怀,细致入微地描写惊鸿艳影,黛眉香腮,作者 着力刻画了女性的香、艳、娇、媚之美,在意象的选取上以女性为中心从女性的 容貌形态,服饰及其室内用具方面选取了大量精美的意象,构成了温词的闺阁意 象群。 以 《菩萨蛮》 十四首为例, 光描写女子美白可人, 香气氤氲的意象就有香腮、 香红、香雪、香闺、香烛、暖香、落香、沉香阁等。此外,鬓云、双鬓、蝉鬓、 山额、睡脸、眉黛、黛眉、笑魇等意象进一步对女子之美作了补充,相辅相成, 相得益彰。 凸显女性服饰精美绝伦,金碧辉煌的意象有金鹧鸪、金翡翠、金鸂鶒、金翠 钿、金凤凰、玉钗、宝函、钿雀、孪镜、新帖、罗褥人、胜、股、翠翘、金缕等。 述及女性居所用具的华贵富丽,珠光宝器的意象有水晶帘、玉钩、玉楼、画 楼、池阁、金堂、楼上有可供她们远望时扶手用的阑,阑干,室内挂有珠帘、罗 帷、 锦帐、 绣帐等帷幕, 床上放着锦衾、 绣衾、 鸳鸯锦等, 摆着玻璃枕、 鸳鸯枕、 山枕。床的附近有银屏、锦屏、画屏等屏风,夜里室内还燃有红烛、银烛、香烛 等。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温庭筠选取华美的意象,浓丽的辞藻,可谓五色目旋,富丽堂皇。作者似乎 是倾尽全力,描绘女性主人形象,力求在读者心中留下美好的印象,呈现出“以 富为美”、“以丽为美”、“以柔为美”[6]的创作倾向。其铺陈夸张的手法可 与诗赋相比, 以致温词的某些作品在写名物时堆砌意象过密, 给作品带来一种浓 的化不开的沉闷感觉。 ㈡江南水点点泪 魂牵梦绕 温庭筠长期生活在南方水乡, 故而在他的词中, 除了以女性为中心的闺阁意 象群, 南国情味的以水为中心的自然意象群构成温词意象群落又一部分。 试看 《菩 萨蛮》其十: 宝函钿雀金鸂鶒,沉香阁上吴山碧。杨柳又如丝,驿桥春雨时。 画楼音信断,芳草江南岸。孪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 在吴山、杨柳、驿桥、春雨、芳草、河岸等以水为中心的江南自然意象簇拥 下, 一位绝色美人出现了。 整首词呈现出香艳而柔弱的特点。 这类意象包括合欢、 牡丹、杏花、梨花白、海棠梨、萱草、绿杨、垂丝柳等植物意象;雁、蝶、晓莺、 马嘶、子规、

温庭筠诗词赏析相关新闻

  • 温庭筠《梦江南·千万恨》诗词赏析
  • 温庭筠词作)
  • 温庭筠诗词赏析
  • 温庭筠的诗词鉴赏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