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更漏子·金雀钗》诗词赏析

2020-01-13 07:48栏目:温庭筠诗词赏析
TAG:

  温庭筠《更漏子·金雀钗》诗词赏析_唐诗宋词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温庭筠《更漏子·金雀钗》诗词赏析 更漏子·金雀钗 唐代:温庭筠 金雀钗,红粉面,花里暂时相见。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 香作穗,蜡成泪,还似两人心意。山枕腻,锦衾寒,觉来更漏残。 赏析 这阕词写的

  温庭筠《更漏子·金雀钗》诗词赏析 更漏子·金雀钗 唐代:温庭筠 金雀钗,红粉面,花里暂时相见。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 香作穗,蜡成泪,还似两人心意。山枕腻,锦衾寒,觉来更漏残。 赏析 这阕词写的是梦醒之后的感觉和追忆,和另一首《更漏子·柳丝 长》的手法近似又不似。近似的是都是在最后一句点明是梦。那里 “梦长”是明说,而这里“觉来”则是暗示。但都是从梦中醒来的这 个点则是无疑的。所不同的是:《更漏子·柳丝长》没有写梦境,只 写梦醒后的苦苦难眠;而这个首却是专写梦境,而把醒时的苦况则轻 轻一笔带过,章法极具变化。 此词以女子的身分和口吻描写其心理和感情,十分细致地表现了 女子对男方的一往情深,以及对爱情的始终不渝。 词的上片描写女子与男方的花里相见。开头三句,描写女子整妆 而往,在花丛之中与自己的情人相见。“暂时”两字,透露出此种相 见乃私相约会,故只能一时而不能长久。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金雀钗,红粉面”,理应是指梦中于“花 里暂时相见”的人,不像是说自己。因为人不好自己夸自己是“红粉 面”的。所以诗人紧接着用醒时的口吻说:“花里暂时相见”。“暂 时”是过后的衡量,是追叙的回忆,也是对于梦的一番惆怅。他们在 花里暂时的、也就是匆匆的又见了一面了。这是自我安慰,因为聊胜 于无;但也充满了惆怅,因为毕竟是梦。相见在梦中,而又匆匆地醒 了,所以诗人要突出地点明“暂时”二字,以示惆怅。正因为写的是 暂时在花中相见的一段情景,所以“金雀钗”、“红粉面”当是相见 时见到的那人的模样。这种重复梦中的情景,正是在回味,在念念不 忘。 上三句写梦中之景,下三句写梦中之情。“知我意,感君怜。” 这里分明有一椿冤事在。怜,是包括爱与哀的意思。唯其爱,是以哀。 这两者有连带关系。正因为人好而被冤,这才所以爱而哀。唯其知道 爱而哀,所以词人才要说:“知我意。”是表示对对方“知我”“怜 我”的感激,这是写情之深。“此情须问天”是对天盟誓,指天以明 心的意思,这是写情之坚。由此可见,女子在会见时的感情是何等炽 热强烈。 词的下片,描写女子对男方的执着的爱情。从时间上看,写的是 “暂时相见”之后;从内容上看,则是对女子内心感情的进一步描写。 “暂时相见”之后,女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才花里相会时的情景, 以及会见时燃烧在女子心中的爱情的火焰,不但没有消失、减弱,反 而更加鲜明、强烈了。于是,女子将这内心的感情,化成了默默的誓 言。“香作穗,蜡成泪”,是女子回房时看到的情景。香尽蜡灭,说 明时已深夜。但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种见景生情,托物寄情手法的使 用。在女子看来,这香作之穗,蜡成之泪,“还似两人心意”,是 “两人心意”相合的心心相印的象征。“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 泪始干”,是李商隐的*名句。它以谐音双关和形象的比喻,述说了对 所爱者至死不渝的情思和无穷无尽的恨别,表明了自己的一往情深, 爱之极至:若要不相思流泪,除非像蚕蜡一样,身死灰尽。词人此处 的描写,或许是对李诗的化用。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说得是“两人”面不是一人,是兼及男女双 方的,其特点是,男方的心意不是由男一方自己说出,而是由女子代 为说出的。这样写,当然是以女子亲自体验到男方的怜爱为基础的, 但却更是以女子本身的感情为基础的。代男方言其心意,更能够见其 自己的心意。 女子虽然知己之心,也知君之意,但毕竟只能“暂时相见”的现 实,给她的心情罩上了一层阴影。“暂时”之外的时间是多数的,大 量的,而在这些时间里是不能相见的,这不能不使女子感到阵阵愁思 袭来。故结末三句,词人以枕腻衾寒,更残漏尽,夜不能寐,来写女 子在“暂时相见”之后的孤独和寂寞,这是非常符合女子此时此地的 心理状态的。也许,深夜难眠,孤寂难挨的女子,还在回忆着刚才 “暂时相见”的情景;或者,正在想着下一次的“暂时相见”从这个 角度说,此一结尾又是含蓄有味,余韵不尽的。 这阕词很为前人所称赞。它妙就妙在首先给人一个极美的意境, 然后一下让人落于冷寂的现实,造成感情上的巨大落差。而在这巨大 的落差之间,如瀑布一样的不是空的,不是一片漆黑,而是充满感情 的芬芳,溅射出忠贞的奇姿异彩。是以给人以感情上的纯洁化,这在 技术上较之从头说起,有着极大的震宕。其实,如果按词的内容来排 列,恰好理应调过头来,把末句放在开头。更残、梦醒,一个人睡在 冰冷的被子里,想到刚才居然还梦见了情人。她还是那样的漂亮,从 服饰到颜色,然后想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梦,从而想到彼此之间的深 情厚意。词人为了在写法上突破一般化,是很懂得蒙太奇的手法的, 一下把主人公最美的情景推到读者的眼前,然后再夹以回叙。通过现 实情与物的化入,最后才使人知道:啊,原来竟是一个梦!不由人不 升起一缕惋惜之情而对于现实的理解。 因为温庭筠的词几乎是完全诉之于视觉,温庭筠仅仅加以组合, 通过这画面的组合变化,使读者去理解诗人的创伤及思想。所以,这 倒很合乎当代的电影语言。

温庭筠《更漏子·金雀钗》诗词赏析相关新闻

  • 温庭筠《忆江南》古诗原文及赏析
  • 温庭筠的诗词名句赏析
  • 春愁曲原文、翻译及赏析_温庭筠古诗_古诗文网
  • 求古诗词赏析
  • 菩萨蛮(温庭筠)这首词塑造了一个怎样的人物
  • 最新标签